活久見 父母竟將女兒扔給保姆多年不露面
更新日期:2019-08-06 10:29  愛心老師  點擊:次

“ 我不喜歡爸爸媽媽,我只要奶奶!” 在龍崗區吉華街道的一個小區裏,5 歲女孩心心(化名)緊緊摟住袁運鳳的脖子,把頭埋在她的懷中。袁運鳳抱住心心的後背,輕輕安撫。

▲對心心來說,袁運鳳是她最親的人。
▲對心心來說,袁運鳳是她最親的人。

  “ 我母親年紀大了,希望孩子父母能夠站出來,給孩子、給我母親一個回應。” 近日,深圳晚報記者接到市民曾女士爆料,其母袁運鳳于 2014 年在南山區一戶人家當保姆。2014 年底,該夫妻稱要回老家辦事,將孩子委托給袁運鳳照顧,並承諾每月給她 5000 元撫養費。然而,孩子滿 3 歲後,這對夫妻不僅沒有再露面,撫養費也沒有按時支付。如今,孩子已到上學年齡,但由于小孩父母不配合,落戶、上學等事宜都無法正常進行。

  昨日,深晚記者在曾女士位于龍崗的家中見到了袁運鳳與心心,聽袁運鳳講述了過去 5 年的故事。

  夫婦將孩子委托給保姆 5 年,孩子 3 歲後其父母再沒露面

  2014 年 4 月,袁運鳳第一次見到了出生 40 天的心心。“ 那段時間我一直在深圳給人當保姆,那對夫婦說需要人照顧孩子,有人介紹我過去。” 袁運鳳說,她記得心心的父親姓陳,母親姓侯。兩人對袁運鳳頗爲滿意,便將她留了下來。

▲目前能證明孩子身份的,只有一本兒童疫苗接種證。
▲目前能證明孩子身份的,只有一本兒童疫苗接種證。

  不久,袁運鳳陪同夫妻倆去給心心接種疫苗,她好奇地問了一句:“ 心心是在哪個醫院出生的?” 這個問題沒有得到回複。當社康工作人員要求陳先生和侯女士出示心心的出生證明時,兩人也稱證件還沒去拿。

  2014 年下半年,陳先生夫婦稱老家有事,要回去一趟。“ 當時他們說半個月就回來,我就帶著孩子一個人住在他們家裏。” 然而,半個月後,兩人並沒有回來。在電話中,他們與袁運鳳商量,讓袁運鳳將心心帶回她的老家廣東梅州撫養。“ 你們農村空氣好,對孩子身體好。” 夫妻倆承諾,每個月給袁運鳳 5000 元撫養費,等心心 3 歲的時候就將她接回去。袁運鳳思考了一段時間後同意了。

  心心 8 個月大的時候,侯女士曾經回到過深圳,並讓袁運鳳將孩子從梅州送到深圳與她見面。那次,侯女士告訴袁運鳳,深圳的房子要租出去了,讓袁運鳳不要再到深圳來了。“ 後來我再去問的時候,物業說那個房子已經賣了。” 袁運鳳說。

  2017 年,心心在梅州的農村度過了 3 歲生日。這期間,陳先生與侯女士再也沒有出現過,只是偶爾會通過電話、QQ 與袁運鳳聯系。“ 那兩年,雖然說人沒有過來,但生活費還是給的,心心對親生父母也沒有印象,當時就覺得無所謂。” 袁運鳳說,轉折出現在心心 3 歲以後,侯女士再也沒有給過生活費,陳先生也只斷斷續續給過幾個月。截至目前,這對夫妻已經拖欠了袁運鳳超過 20 個月的撫養費。

  保姆願將孩子撫養成人,但孩子目前無法落戶

  在今年 57 歲的袁運鳳看來,心心就像自己的親孫女。她會給心心買好看的裙子、好玩的玩具、好吃的零食,而心心最喜歡做的事情,就是坐在袁運鳳的腿上撒嬌,抱著袁運鳳一聲聲地喊 “ 奶奶 ”。

▲心心性格活潑可愛。
▲心心性格活潑可愛。

  心心的生活費斷了之後,袁運鳳也曾擔憂過心心的父母會就此抛棄她。“ 也許是她父母遇到什麽困難了,我們能體諒就體諒一下別人吧。” 袁運鳳說,自己本身生活就很節儉,農村消費也不高,她並沒有將心心父母過去給的生活費全部花完。她將省下的這些錢存了起來,在心心有需要時才拿出來用。在農村的日子,袁運鳳種水稻、玉米,除了留下自己家吃的,剩下的全部拿出去賣,貼補家用。

  2018 年,心心 4 歲了,村裏一起長大的小夥伴紛紛上了幼兒園。“ 奶奶,我爲什麽不能去上學?” 每天下午,心心都坐在村口等著小夥伴放學,她常常仰著頭,不解地問袁運鳳。爲了讓心心體驗一下校園生活,袁運鳳與家人四處找人幫忙。最終,村裏的幼兒園答應讓心心跟讀一年,袁運鳳主動承擔了這一年的學費。

  “ 奶奶,我好喜歡上學啊!”“ 奶奶,老師今天教了 abcd,我背給你聽!”“ 奶奶,我好喜歡你給我買的書包⋯⋯ ” 每天放學回家,心心都會興奮地跟袁運鳳分享新鮮事。心心越開心,袁運鳳越心疼,因爲她不知道,這樣的快樂時光能持續多久。

  “ 上小學必須要有戶口,心心什麽都沒有,根本沒法繼續上學。” 袁運鳳說,她曾試圖聯系心心的親生父親陳先生,但對方表示不著急上學。當問到什麽時候來接心心、什麽時候可以轉生活費時,陳先生卻總是含糊其辭,一再推脫。“ 放心吧,會給你們錢的,會盡快安排給你們處理好的。” 在陳先生給袁運鳳發的信息中,陳先生如是說。

  “ 這兩年都是這樣說,如果他要孩子,就過來把她接走,讓她接受好的教育。如果不要,也希望他們過來辦個正式的手續,讓我們名正言順地領養這個孩子,我願意把她養大,讓她去上學。” 袁運鳳說。

  爲了幫助心心順利落戶,今年 7 月 17 日,袁運鳳帶著心心回到深圳,前往南山區孩子父母以前的居住地派出所報警。但警方認定孩子父母並沒有構成法律上的遺棄罪,只是勸他們協商解決。

▲袁運鳳女兒曾女士與心心。
▲袁運鳳女兒曾女士與心心。

  “ 我們現在也不知道怎麽辦,只希望心心父母能夠站出來說清楚,給她一個身份,也希望相關部門能幫幫這個孩子。” 目前,袁運鳳與女兒曾女士一家 5 口住在龍崗一個 50 平方米左右的房子中。

  記者試圖與心心父母聯系,但兩人電話始終無法接通。

  律師說法:可起訴小孩父母,同時求助政府部門

  針對此事,記者咨詢北京市京師(深圳)律師事務所律師趙丹陽。趙律師表示,陳先生夫婦與袁運鳳的口頭約定和付款依據,屬于勞務關系。

  拖欠 20 個月的費用,袁運鳳可以起訴陳先生夫婦,要求解除勞務關系,同時要求他們支付拖欠的費用。該訴訟袁運鳳可以向深圳市法律援助處申請法律援助律師。

  關于小孩落戶、上學的問題,趙律師表示,袁運鳳可以去民政局、婦聯以及福利院備案,尋求政府部門的幫助。

  同時,繼續聯系小孩父母,告知其有構成遺棄罪的可能。“ 遺棄罪可能是五年的有期徒刑,當然袁運鳳也需要證明她所描述的都是事實,比如這個小孩不是被拐等。”

  趙律師還呼籲,希望政府部門尤其是戶口管理部門可以特事特辦,突破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收養法》中收養人的條件限制,給小朋友一個好的成長環境。

  深圳晚報記者 高靈靈

美術培訓|http://www.5cocoi.com
招聘保姆|http://www.belezoka.com
上一篇:甘肅省舉辦婦女專場招聘會家政服務類人才需求旺盛
下一篇:你家需要一位保姆,看到這5位阿姨做的海鮮晚餐,你會選誰?